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今天是
,欢迎访问长白山网,
 

新闻 专题 视频 图片 拍客

 动态 美食 交通 景点 住宿 天池团

历史 民俗 演艺 人物 文化活动

百姓视点 生活服务 文化大讲堂
旅游 民生 议事堂 交通之声  温泉 滑雪 摄影 自驾游 游记攻略 根雕 奇石 书画 特产 创意时尚 维权曝光 小编推荐 网上会客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动态

以现代意识重构 朝鲜民族的文学经典

时间:2012-10-25 13:07:13  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刘钊

         2008年,朝鲜族女作家金仁顺的第一部长篇力作《春香》问世,这是她在自己久负盛名的《水边的阿狄丽雅》等一系列现实题材创作之后,转向本民族历史文化叙事的重要标志。

        《春香》脱胎于朝鲜文学经典名著《春香传》,其故事框架和主要人物关系都与原典有明显的继承关系。但是,《春香》不是《春香传》的复写。从1999年李氏朝鲜南原府系列短篇小说创作开始,金仁顺就在寻求对《春香传》原型人物形象的突破。最终,她以颠覆经典的勇气和创作实力完成了《春香》,将重塑的现代春香形象呈现于朝鲜民族的历史长河中。

        一、叛逆传统的现代意识

        《春香传》中令人称颂的春香是大胆反叛封建统治者的淫逸暴虐,誓死捍卫爱情的无畏者形象。同为赋有叛逆性格的主人公,金仁顺笔下的春香则对女人生命价值的归宿进行了超出传统文化意识的全新阐释。

        春香的形象塑造离不开作者浓墨重抹的香夫人。作为春香的母亲,香夫人为女儿创设了一个几近与世隔绝的成长空间。为使春香能学习知识,香夫人特意为她请来专门的老师,并找来两个书童陪伴她读书。她希望通过良好的教育、优裕的生活为女儿的未来铺设一条不同于自己的道路,即被功成名就的如意郎君看中,明媒正娶,实现民间社会女人的美好归宿。嫁个好男人似乎是女人“亘古不变”的追求,也是传统社会女人唯一的出路,对于艺伎这种具有特殊身份的女人来说,更是平常又合乎情理的愿望。为使女儿不跟自己一样靠色相与肉体维持生存,香夫人策划民间艺人编创和传播李梦龙与春香彼此忠贞的爱情故事,使所有人信以为真,以达到迫使李梦龙娶春香的目的;为了阻止卞学道霸占春香的邪恶念头,她与其一同喝了春香炼制的药,以自己的生命保全了春香的贞操。

        但是,春香义无反顾地违背了母亲的意愿,也违背了世代相传的女人的生存哲学。她没有走出香榭嫁予李梦龙,像民间期待的那样树立一个神圣的爱情典范。她选择了不受婚姻束缚、与母亲相同的生活方式。由此可见,春香的叛逆不再是与统治阶级的针锋相对,而是做了传统文化观念的叛逆者。她有统治阶层的血统,但生活于香榭的事实让她更清楚地知道,香榭里的人们只有依靠那些达官贵人的“供给”,才能过得衣食无忧。反之,正是上流社会的昏庸无度才使香榭里这群平庸百姓居有定所,才有她自由快乐的生活。

        富裕的经济条件、良好的教育、无所拘束的生活方式是春香能够超越传统、形成现代意识的物质基础。她的现代意识表现为,无视封建等级制的存在,不为自己与母亲所隶属的阶层而感到沮丧或自卑。同时,她在与平民的接触中又培养出难得的平民意识,形成了香榭中主仆之间平等、和谐、互助的关系。她毅然留在香榭,一方面是要继续自己原本自由的生活,沉迷于研制中药;另一方面是承接母亲的使命与责任,实现自己让香榭里的所有人永远过着富足生活的理想。所以,香夫人越是处心积虑地促成她与李梦龙喜结连理的结局,春香具有个性化的叛逆性格越是凸显出来。虽然她选择了未来与香夫人相同的生活方式,但她思想中追求自由、平等、独立的主体意识已经超越了她所处的封建时代,具有了现代人的精神因素。

        二、颠覆传统的道德伦理经验

        《春香传》所反映的是朝鲜王朝(也称李氏朝鲜,简称李朝)时期的社会生活。李氏朝鲜是朝鲜半岛上最后一个封建君主制国家,15世纪初年被明朝册封为朝鲜国王,后臣服于清朝。因而,在朝鲜国的文化中,朝汉民族文化融合、互通的特征十分明显。多版本的《春香传》很多在作品名称上直接冠以“烈女”、“守节”,由此而知,春香所处的生活环境与中国儒家思想对于女性的道德规范完全相符。西方文化曾以贞洁与否将女性形象分为“恶魔”与“天使”两类,在东亚信奉佛教和儒教的国度里,贞洁更是衡量女人价值的重要标准。为此,《春香传》中守卫自己贞洁的春香与退籍艺伎、母亲月梅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们可以分别指代为道德驯服者与叛逆者两种伦理观念相反的人。遗憾的是,封建道德的驯服者恰恰是人们争相传诵的春香。这正是金仁顺塑造现代春香形象、颠覆传统的道德伦理经验的突破点。

        春香的叛逆性格源于现代意识与传统生活形态之间的矛盾。因而,金仁顺将反击传统道德伦理观念的着力点放在执著坚守忠贞不二、从一而终的落后思想上。春香成长于香榭这个违反佛、儒道德伦理的特殊环境中,尽管香夫人一直向她隐瞒自己的“职业”,但知道真相后,春香却不认为母亲以美色换取的巨大财富是耻辱的。从政治地位上看,香夫人所处的艺伎阶层实为官妓,是供上层社会消费的消遣品,为道德社会所不齿,可是,朝鲜民族特殊的文化背景又使她们成为上流社会不可或缺的群体。她们衣食无忧、绫罗绸缎、纸醉金迷,在公众视野里是唯物质化的躯壳。金仁顺则赋予了她们丰富的精神内涵。且不说金夫人,就春香来讲,她在与李梦龙的交往过程中就体现出了强烈的主体意识。

        金仁顺笔下春香与李梦龙的邂逅相遇不是在《春香传》中的广寒楼,而是在具有现代意味的公园里。风吹落了遮挡春香容颜的帽子,她的美貌惊呆了李梦龙。虽然他们如传说中那样一见钟情,但对于春香来讲,婚姻并不是她所认为的终身的梦想与事业,所以,当李梦龙尾随而至香榭,她不拒绝与李梦龙香榭里的私会,却又大可不必因为李梦龙上流社会的身份便与其私定终身。她的这种行为无疑是对道德常理的悖逆。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长白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长白山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白山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13003882号   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吉林九鼎律师事务所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33-5751001 新闻热线:0433-5716555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成员单位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